你的位置:首页 > 生命奥秘

[生命奥秘]主题演讲一:肿瘤精准医疗产业的跨太平洋合作新模式

主题演讲1:肿瘤精准医疗产业的跨太平洋合作新模式

Lvor Royston:非常感谢大家!虽然我没有带翻译稿,但是这边都有很多供大家参考的稿件,可以看到屏幕。非常能荣幸能够参加2016BT领袖峰会,非常感谢王博士的邀请,还有主办方你们都发挥了很重要的作用,支持我们这次活动。刚才有一段视频让我重新回想起自己的城市圣地亚哥,深圳和圣地亚哥将会是非常好的姐妹城市,我在此看到了深圳是领先的生物科技城市,正如同我在圣地亚哥所看到很多生物技术医药公司一样。我是在几年前开设我的公司,让我非常感兴趣的是,在过去30多年时间力,圣地亚哥成为世界上首屈一指的生物科技领先城市。深圳可能花10年的时间就能发展到那么快,政府非常支持你们,我看到很多相关的机构都非常支持你们,这都是非常利好的消息!因此,我对深圳非常看好。我在几年前进入了风投相关的行业,也非常高兴能够与其他行业的领先人物能够一起合作,希望能够对我们感兴趣的事情一起发展,比如说精准医疗等方面,促进它的发展。我今天非常高兴和大家讲一些新项目。

大家在屏幕上可以看到,在讲精准医疗之前,很多人讲到靶向治疗等等。我们现在有能力更多的去治疗那些靶向性的治疗目标,这样能够从自然方面得到越来越多的好处,能够使我们的药物针对癌症中的突变细胞,这样就能够有效的针对癌症细胞。从我自身经验来看,很多是关于黑色素瘤方面的靶向治疗经验,同时也建立了第一个靶向治疗黑色素瘤的公司,也在实际操作中针对人的黑色素瘤的相关疾病的治疗。

大家可以看到屏幕上一些相关的数值,是全球销售前七位的产品,这是2009年的数据。干细胞针对性的药物,2014年的数据与2009年的数据相关产品的比较,大家看,现在这是癌症方面的药物应用方面的重要转变。

我当时进行抗白血病的治疗,进行单抗淋巴瘤等方面的治疗。当时与斯坦福大学、欧洲一些相关大学合作,在圣地亚哥建立了第一所相关抗肿瘤诊所。

我接下来给大家介绍一下大家可能不太熟悉的内容。有些人要求我给大家展示这个视频,我们进行了一些实验小鼠抗体上的相关治疗的成果。最初是在1993年发展出第一个人体抗体疗法,当时可以从一位女性病患处得到一些癌细胞样品,进行了一些相关的测试。因为这个病人是来自日本的一位女性,她的儿子在我们实验室里工作,在BBC频道有相关的一些报道,对有些人来说也许会感兴趣。我接下来给大家试着播一下这个视频,让我们看一看。

我在这里暂停一下,这是第一个实验人类抗体疗法的病人,她是来自于日本。相关的一些研究报告已经发表了,这就是故事的全部。

我们建立了这种新的疗法,建立了销售这种产品的相关模式。我们都非常坚信,进行了相关的实验之后就决定进行到这里。在过去20年里,我们做了很多事情。我们在美国主要是集中在圣地亚哥进行一些生命科学方面的风险投资。我的公司叫做“未来风险投资公司”,我们发挥了重大的作用,在圣地亚哥建立了相关的生物技术研究公司。我们也吸引了5支投资基金,总额有4.58亿美元,有66家公司已经发展起来了,还有11个精准医疗公司,主要针对于癌症。我们还发展了一些生物制剂和相关的药物,这是一些公司的LOGO。还有IDEC,比如说在药物方面的一些公司,这些公司都发展出很多相关的精准治疗药物。其中一个公司是一个比较新的公司,它发挥了很重要的作用,在深圳和广东,稍后如果感兴趣将会提到相关的公司,都进行和它们进行有效的合作。

这是我们看到的和中国合作方面的一些机遇,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希望能够和中国的更多公司进行合作,比如说建立合资企业,都是非常有潜力的。大家可以看到,我们在美国花费的医疗费用大概是GDP的16.2%,但是中国只有5.1%,大家可以看到这中间有很大的鸿沟,这也就看到中国相关的投入和发展还没有发展很成熟。中国市场增长有很多因素来决定,一个是人口老龄化的加剧,还有城市化进程的发展,最重要的是中产阶级人群的增加,这样有越来越多的人愿意花钱在这方面进行投入。还有一些全球性的保险公司的加入,保单涵概在医疗、保健里面。

这是去年我做的一页PPT,比较旧,大家可以看到相关的复合年增长率情况,美国位居第一位,今年的数据更新之后,中国位居第二位。我想,根据预期,在不久的将来,中国将取代美国成为第一位。对我至关重要的是,就创新方面来说,我们现在希望投入更多的精力去促进新药的研究,还有一些临床实验,我们需要把临床实验和相关的创新同时进行,双轨共同发展。中国的政府意识到对于相关产业的发展非常有利的促进中国创新的发展,在接下来的几分钟,谈到新公司,我会提到一些相关的内容,特别是关系到深圳和广东的一些内容。如果我们和美国一起合作,在西海岸可以看到很多地方在中国,包括深圳在太平洋的另一方面,有太平洋的合作方面很多的机会,加速生物科技的创新。

下面我想说说我们刚刚开启的公司,我在这里也参加他们管理的职位,他们关心与一批微相关的,例如恶性肿瘤的治疗方法。很多人没有关注过这个领域,英国癌症研究中心是最大的非营利支持癌症中心,给了我们很多资金来进行研究,他们出版了有关癌症的全球挑战,首先就是消除EBV。还有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是EBV肿瘤在中国发生非常高,导致了非常多的人死亡。所有这些都和EBV相关。这是第一个病毒,和癌症相关,我们看看淋巴瘤,这非常严重,导致了这些癌症。还有淋巴增生的障碍疾病,例如HIV,还有淋巴免疫力低下导致的淋巴癌,还有淋巴免疫增生障碍。在中国和拉丁美洲发病率非常高。还有畸形病,这是一个大的发散性细胞,还有鼻咽癌等等。在广东地区,在深圳、香港,鼻咽癌非常严重,在台湾也是最大的死因。这是因为FB病毒引起的。有意思的是胃癌是中国发病率第二的癌症,10%的癌症都包括这个病毒。因为在中国发病率这么高,10%已经是很高了,这么高的癌症数量是美国非常重要的市场,中国还不是。

在很多研究上显示,例如AII的淋巴癌,有些没有病毒基因,要治疗淋巴癌,通过放射亿治疗或者化学治疗,如果EBV是阳性,如果用放射治疗或者化学治疗,好的细胞就被杀死了,很难治疗。我们公司的创始人中就有来自华盛顿大学的教授,他想找出病毒的扩散过程,EBV会在分子方面消失过程不太一样。EBV是一个家族的成员,我们使用这个药物,例如万散维(谐音)等等来治疗,在中国也是非常普通的治疗药物。这个病毒可以复制,有一些抑制剂能够抑制这些病毒。这些基因表现能够控制病毒的发生,它开始复制的周期,当有这个病毒时,它会有靶向性的治疗。我们运用VRX—3996药物和VGCV,再加上细胞毒素类药物,还有TP、昔洛韦、三菱盐酸(谐音)等进入DNA,限制了病毒的扩散。如果应用结合这两种药物,我们也有自己的知识产权,可以制成这样的片剂,就能够消除肿瘤。为什么它有效?因为这位教授出版了自己的学术研究,他们应用这样的注射是非常弱的抑制剂,超过1/3的病人反应是非常好的,每个人使用一个周期。这是我们的实验,有15个人复发了,这是一个难测性的EBV淋巴性肿瘤,我们叫做APV。有9个淋巴肿瘤,有4个AKG的细胞肿瘤。我们相信,它有很好的成功可能性。因为我们看到这样固体性的肿瘤,在中国香港有4.2万人有EBV。这里展示了为什么治疗鼻咽癌就要来中国,中国有4.2万患者,香港患病率也很高,为什么来到这里?之前提到淋巴肿瘤,之前在美国有这样的研究,我们想在中国建立这个公司来关注这个疾病的治疗。这是发病率、药物的价格,如果你告诉我这是错的,可以来帮我纠正这个数据。如果在美国,治疗这样的疾病大概需要6万美元。我们看看相关的数据,这是鼻咽癌,在中国可能只需要1万元,如果这样做是非常有效的。还有胃癌、肺癌,我们认为效果也是非常好的。

我想重复一下,我们想建立合作伙伴关系,或者GV在中国,关注淋巴瘤,我们想与所有对此有兴趣的企业家一起关注这个问题,关注淋巴瘤类疾病。

现在我要结束我的演讲了,因为我用了很多的术语,我不知道是否能够全部翻译准确,最后请我们的观众看一个短片,来看一下翻译的词汇是否准确。有请这位教授上来,您是否对中国的状况评论一下?

教授:非常高兴见到各位领导和嘉宾,Lvor Royston博士是美国真正的精准医疗先驱,在1983年搞第一个全人抗体,用人的淋巴细胞和肿瘤细胞、骨髓细胞融合,这非常有创意,当时药物没有马上用上去,是因为有一些知识产权上的争议,但是他的创意是非常重要的。Lvor Royston医生有一个很重要的事情没有讲到,就是他在医疗健康上的一些科研、投资,带动产业化方面,对整个圣地亚哥现在成为美国第三大,或者全球第三大生物产业城市作出了巨大的贡献。稍后有一个小的短片,你们看一下后,我们再进行讨论。

我们有很多共同的科技,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很好的机会成为姐妹城市,我看到对于深圳来说有一个美好的未来,我愿意成为在中国生物科技增长的合作伙伴,就像我说的,我花了30年,你们有很好的政府支持,我认为深圳在生物支持方面用10年就有很好的发展。

教授:视频中讲到圣地亚哥代表团起的名称就是“我们来了”,来的人对生物工程做出了杰出的贡献,包括VG、高通,还有抗肿瘤生物研发上面。圣地亚哥是美国第四大城市,但是产物在生物医药方面就是1万亿人民币,相当于1300亿美金的产值。深圳不仅可以重复,而且可以做得更好,需要聚集人才、高端研发,把整个产业带动起来。

Lvor Royston:现在结束我的演讲,如果在会议之后大家愿意与我聊天,我非常愿意和大家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