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UFO探索

[UFO探索]斯坦福监狱实验,盘点历史上著名的人性试验

    斯坦福监狱实验在1970年的时候进行的一场非常著名的实验,监狱内部进行的实验主要对象是一群大学生,让学生分别扮演不同的角色进行实验过程,但是由于中途有一些同学提出退出这个实验,因为实验内容严重的使得部分学生出现了心灵扭曲的现象,后来实验不得不被终止了,其实斯坦福监狱实验的内容是一个非常著名的人性实验,其实在历史上还出现过很多很多的人性试验,有的人性实验非常的让人感到人性的可怕,但是有的人性实验非常的可怕,本文将为大家介绍一下历史上那些著名的人性试验。

何为斯坦福监狱实验

斯坦福监狱实验

        “斯坦福监禁实验”研究的是人类对于被囚禁态的心理反应,以及其对囚犯和监狱管理人员产生的行为性影响。1971年,以斯坦福大学心理学教授Philip Zimbardo为首的研究小组开始着手从事该实验。在校大学生志愿者分别充当监狱守卫和囚犯的角色,在斯坦福大学心理楼的地下模拟监狱中生活。
        并且在1995年的时候还针对这个非常著名的监狱实验进行了电影的拍摄,电影名称就叫做《斯坦福监狱实验》,但是现实和电影还是有一定的区别的,剧情是这样的“出租车司机塔瑞克•法德看到报纸上一个征招心理实验对象的广告前去应聘,与其他19名各行各业各年龄段的男性应聘者被分为两组,分别扮演十二名囚犯和八名狱警,实施为时2周的模拟监狱实验,并可各获得4000码报酬。
        实验前夕,塔瑞克回到自己两年前曾供职的报社,决定将实验过程中发生的情形写成报道出售。塔瑞克在实验中是囚犯77号,他依仗着实验中不准使用暴力的规定,故意挑起事端制造新闻。狱警博鲁斯不满塔瑞克的嚣张,在对囚犯的制裁中一步步确立自己的权威,二人的针锋相对为实验带来了不可预计的后果。”

斯坦福监狱实验的意义

斯坦福监狱实验

        实验进行到最后已经变成流血事件,这不是角色扮演者事先想要的,凶神恶煞的狱卒难道之前也不是这种暴躁性格,最后试验结束时,扮演者都为自己的过分行为感到吃惊。这个试验的初衷是帮助联邦政府完善监狱环境的测试,最初大家都觉得相安无事拿钱走人,津巴多教授也觉得这可能是个漫长、乏味的实验,但有趣的是,在扮演者,包括教授本人迅速代入说扮演角色后,作为试验设定中占据优势的一方,狱卒开始享受这种身份。他们的这种变化,深深阐明了一个道理:绝对的权力具有绝对的腐蚀性。作为无规则约束的狱卒,不管其之前是怎么样的人,很快就陶醉在这种不对等关系赋予他们的绝对权威,绝对控制与绝对支配中了。你到底是你,还是你身上的"制服"?

盘点世界上其他的那些著名的人性实验

斯坦福监狱实验

        在人类的各类科学研究方面,关于人性的研究是比较难进行的,但是在人类的历史发展中,许多的科学家就提出了一大批的人性试验,并且有些实验还非常的著名,下面为大家盘点一些那些非常著名,甚至有点惨绝人寰的人性实验,并且实验的对象也是各种各样的,下面带大家认识一下这些著名的实验。

恶魔研究口吃实验

        “恶魔研究”是爱荷华州的大学教授温德尔•约翰逊于1939年对爱荷华州达文波特的22名孤儿进行的一项“口吃”实验。将孩子们分别分为实验组和对照组之后,图多对其中一半的孩子进行肯定性的语言矫正,鼓励和称赞孩子们说话流畅;同时对另一半孩子进行否定性的语言矫正,对他们言语中出现的瑕疵进行挖苦,并不断说他们是结巴。
        约翰逊的一些同事将该实验称为“恶魔研究”,只是为了证明一个理论,约翰逊竟然用孤儿来做这样的实验,他的同事对此惊骇不已。由于害怕公众认为约翰逊仿效二战中纳粹人体实验的做法而使其声名受损,该实验曾一度被掩盖。爱荷华州大学于2001年公开为进行“恶魔研究”表示道歉。

美国四一计划

美国四一计划

        “四一计划”是美国在1954年3月1日于比基尼环礁上一个当量大到超乎想像的氢弹试验“喝彩城堡”之后,对暴露在散落的放射性尘埃中的马绍尔群岛居民进行的一项医学研究的代称。在核试验后起初的十年,岛上居民受到的影响并不显着,统计数据也无法说明这些影响与受到辐射这一事实有必然联系:最初五年里,受到辐射的当地妇女流产率、死产率翻了一番,但随后即恢复到正常水平;孩子中出现了发育障碍和生长缺陷,并无确切的模式可循。然在接下来的十年中,辐射的影响是无容置疑的。到1974为止,孩子们相继不正常地患上甲状腺癌,几乎三分之一受辐射的岛民出现赘生性肿瘤。

美国MK-ULTRA计划

        MKUltra计划主要研究人类大脑的潜能控制,使用生物制剂还有药物观察对人脑的影响,军方目的是制定一个大脑控制系统,可对重点目标进行斩首。 该计划开始于20世纪50年代初,1953年被正式认可,1964年缩减规模,1967年进一步削减,并在1973年正式停止。MKUltra从事许多非法活动; 特别是对不知情的美国和加拿大的公民作为其测试目标,这导致有关其合法性的争议。MKUltra使用许多方法来操纵利用人们的心理状态改变大脑功能,包括暗中给予药物(特别是LSD)和其他化学物质,催眠,感觉剥夺,隔绝,辱骂和性虐待,以及各种形式的酷刑 。

烦恶计划

烦恶计划

        南非的种族隔离军队于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和八十年代间,强迫白人男女同性恋士兵接受变性手术,并强迫其中的许多人进行化学性阉割、电击以及其他丧尽天良的医学实验。由牧师协助的心理治疗师把军营翻了个遍,以找出疑似的同性恋士兵,随后将他们分别送往军中的各个精神治疗单位,其中主要送往一家位于比勒陀利亚边上的军医院中的22号病区。那些不能用药物、厌恶疗法、激素疗法等极端“精神疗法”“治愈”的士兵则被进行化学去势或进行变形手术。

朝鲜集中营实验

       一名在朝鲜曾入过狱的女囚控诉了50名健康的女囚是如何在被挑选出来后,食用毒性白菜的。虽然吃了菜的女囚在不断绝望地哭喊,她们人人都不得不食用这些白菜。50名女囚在经过了20分钟的吐血和肛门出血之后,最终全部死亡。拒绝食用这些东西便意味着她们或她们的家人会遭到报复。

苏联毒药实验

苏联毒药实验

        苏联特务机关的毒药实验室也被称为1号实验室、12号实验室及“会所”,是苏联秘密警察机构的一个隐秘的毒药研究与开发机构。苏联将芥子气、蓖麻蛋白、洋地黄毒苷等致命毒药应用于Gulag(人民的敌人)身上。实验的目的在于找到一种无味、无臭的化学物质,这种物质在验尸时无法被检测到。候选毒药则被掺在饮食中作为“药物”给受害者服下。
        最终,一种满足所有属性要求的名为C-2的药剂配制了出来。目击者的证言称,受害者体格上发生了变化,变得更矮,迅速虚弱,变得沉默平静,最终在15分钟时死亡。玛兰诺夫斯基将处在不同生理状态和年龄的人带到实验室,以更全面地获得各种毒药的药性特征。

塔斯基吉梅毒实验

        自1932年起,美国公共卫生部以400名非洲裔黑人男子为试验品秘密研究梅毒对人体的危害,隐瞒当事人长达40年,使大批受害人及其亲属付出了健康乃至生命的代价,人称“塔斯基吉梅毒实验”。尽管美国政府在上世纪70年代东窗事发后下令彻查、予以赔偿,并最终于1997年给出了迟到的道歉,却无法挽回对受害人造成的莫大伤害。
        就这样,这项原本声称为期6个月的计划一直进行到1972年。直到当年7月,美联社记者才通过一名前公共卫生部官员提供的线索,首次揭开 “塔斯基吉梅毒实验”的黑幕,旋即在美国各界、特别是黑人等少数族裔群体中引起轩然大波。一个由医学、法学专家组成的特别委员会于同年成立,受权调查“塔斯基吉梅毒实验”真相。
        为什么要进行“塔斯基吉梅毒实验”?哈丽雅特•华盛顿的调查表明,这项计划来自于当时美国公共卫生部(PHS)内一种充斥着种族主义思想的假设——梅毒在黑人和白人体内的传播方式不同。

日本731人体试验

日本731人体试验

        731部队是日本皇军一支秘密生化武器研发单位,该部队在二战侵华战争期间用人体进行致死实验。日本军队最令人发指的战争犯罪则有一部分是这一部队犯下的。
        活体解剖:一个代号为“马路大”的特别项目进行人体试验:受试验者从中国的住民中抓来,也被称为“圆木” (丸太)。此项作业的要点是:必须保证解剖对象是绝对清醒的状态,也就是说,绝对不能麻醉。因为日本军医认为麻醉后的研究数据是不真实的。其解剖场景惨绝人寰。解剖时,那凄厉的惨叫声是常人所无法想象的。此项工作也是731部队所有医师所必备的基础技能。
        731部队是在中华大地上最著名的也是最可怕的部队,因为其惨绝人寰的实验手段以及及其残酷的行为,使得其在中国历史上非常的让人民感到胆寒。

纳粹实验

        纳粹人体实验指的是二战爆发后,德国医生和医学家在纳粹集中营中所进行的以犹太人、吉普赛人、波兰人以及俄罗斯和其他国家的战俘为实验对象非人道的人体实验。
        上面提到过的一些实验,有的是对整个实验过程的一个名称概述,有的确实是一个小实验的过程,并且由于现代时代的发展,人性实验不一定能够长期的保存下来,并且现在也不会允许有人进行那种非常可怕的人性实验,但是在现代社会我们却能够经常在街道上见到一些所谓的人性实验,主要考验的是人们在现代社会的条件下是否会依然遵照自己的行为准则产生行为。